中国江西网抚州频道
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赣州 新余 上饶 吉安 抚州 宜春 萍乡 鹰潭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江西网首页  >  抚州频道  >  抚州综合
《牡丹亭》首演地:夏布远,温犹存
2017-11-18 12:13:33    来源:中国江西网抚州频道
编辑:曾福祥    作者:彭文斌
字体:   | 抚州论坛 | 评论(
新闻热线:0794-8999110
抚州新闻热线:0794-8999110 投稿邮箱:djwfzpd@126.com

  文/彭文斌

  古镇棠阴以一场雨拥我入怀。

  暗巷的明清建筑沉默地接纳着雨水的眷顾。石径泛着青光,顾自追逐着溪水的吟唱,任凭行者脚步匆忙。那些砖雕,那些木柱,那些瓦片,坚忍地承受着光阴的无尽考验。我看见时光悄悄滑过青砖和飞檐的姿势,仿佛杨柳袅娜时。依稀间,传来那些漂洗夏布的女子的笑声。

  棠阴的成名,离不开夏布。所谓夏布,乃以苎麻为原料,取麻皮和麻秆之间那层薄薄的纤维,经多道工序编织成布,具有“轻如蝉翼、薄如宣纸、软如罗娟、平如水镜”的特点,常用于夏季衣裳,故俗称夏布、夏物。自夏商周以降,用于制作深衣、朝服、冠冕、巾帽和丧服。

  位于宜黄县的棠阴,地处宜水中游,气候温和,雨量充沛,土地肥沃,适宜大量种植苎麻,而且这一带水流平缓,遍布鹅卵石,清澈如镜,硫黄含量极其丰富,乃夏布漂洗、生产的风水宝地,于是很快赢得“夏布不到棠阴不白”“棠阴夏布胜杭纺”之美誉。

  至清乾隆、嘉庆年间,棠阴已成为江南三处最负盛名的夏布生产、经销集散地之一,全镇设有织布坊100余家、漂染坊20多个,年产量高达数十余万匹,其产品畅销南昌、上海、天津各地,甚至走出国门,远销日本、朝鲜和东南亚。

  夏布生产制造业的飞速发展和商贸兴盛,成就了棠阴的空前繁荣,钱庄、旅馆、饭店、当铺、戏园、书院林立,水运、交通空前发达,鼎盛时有3.6万户人家,人口达12万之多,素有“小小宜黄县,大大棠阴镇”之说。清同治《宜黄县志》记载说:“棠阴为大市镇,街衢通达,商贾辐辏,故东陂止马司巡检移驻于此。”

  在经济与文化双轮驱动下,一批腰缠万贯的富商望族开始沿着黄金水道大兴土木,其中,以吴、罗、符三大姓氏为代表,民谣说“罗三千、符八百、吴家老倌无价尺”,他们建祠堂豪宅,拓店铺门面,形成了风格各异、斑斓多彩、令人目不暇接的建筑群落。清代邑人张士旒有《棠阴竹枝辞》道:“艳说仙乡下七都,人烟稠密近山隅。宜黄村落不知数,要比棠阴胜更无。”

  辉煌的沧桑之后,棠阴洗尽铅华,以寂寞示人。

  我孑然行走,穿街过巷,唯恐遗漏任何一隅。历史化为雨滴,淋湿我。眼前,一栋栋经年的故宅,正从记忆中一点点剥蚀。腐朽与逝去,就像河水,没有谁能挡住。曾经的鲜活,只能在文字里游弋与呼吸。也许,夏布时代的远去,冷漠地夺去了棠阴的爱情,古镇的繁花落满大地。但还是很庆幸,我能重温那些飞檐翘壁充满遗嘱色彩的语句,它们记录了古镇“烟囱三万六,人口十万众”的辉煌,记录了十里河埠商船云集、五里长街店铺林立的繁华,记录了夏布给棠阴带来的蜜月之旅。

  不期在“信芳公”宅院里竟遇上当地老人吴师傅夫妇。吴师傅年届八旬,老伴已逾70岁,他们习惯了厮守老屋的日子,也习惯了游客蜻蜓点水式的参观。青苔已侵入柱础和大堂,并有扩大战果之势。老人似乎无法掌控局势,他们在邻近大门边的厢房里筑巢为家,与老屋消受最后的光阴。

  与老人攀谈的过程充满温暖,也有一种疼痛从隐蔽处弥漫。我不知道身后的事该如何拾掇。岁月凝结成老人的纹路肌理,仿佛树木的衣裳。古镇再多的风华,也不过是春风数缕,予他们,远没有一碗米饭实际。吴师傅说,这屋子是老伴的外婆手中传承下来的。他们,只是在守望祖先的某种心愿和气息。

  我无话可说,呆看着门口青砖壁上的“光天化日”四字,听雨滴穿一块石板的身体。棠阴,被夏布宠爱的小城,难道注定要让我一生热爱,又一生忧虑?

  吴家大院前,一树桃花站在小径边,汪着清泪,湿了粉面。车辚辚的声音被宜水河带往远方。夏布曾经如雪,今番却是幽梦一帘。积水滑过鹅卵石,在老屋的深处突围。我徘徊于吴家府中的绣楼上,手搭凉棚看云烟,檐一重,楼一重,却无法温暖一个与夏布同命运的古镇的心。这绣楼上的守望,决不仅仅属于一个怀春女子。这绣楼上的疼痛,一定可以从古传递到今。

  去“八府君祠”的路上,无意觑见小巷间飘起一缕炊烟,我竟然一阵狂喜,拔足奔去。没有谁能明白我此刻微妙的心理变化。炊烟,使棠阴恢复了一种昔日的温度。闻着柴草的香味,或许可以找到与故人接头的暗号,寻觅到通往夏布时代的秘道。我并没有把握,但我渴望。

  “八府君祠”初建于明神宗万历八年(1580年)七月,因棠阴开基始祖吴竦排行第八,故有“八府君”之称。祠堂宅基面积4000平方米,原有中厅三门、东西二廊、左右楼店、祠西厨房,现仅保存前半部分,其中厅为单桅悬山顶,30根石础木柱巨大,如一个个彪形大汉昂立,擎起云天,而4根中堂立柱周长为2.46米,号称“江南民居第一柱”。

  当年,“东方的莎士比亚”汤显祖的《牡丹亭》便是在这八府君祠的戏台上由宜黄戏班首演的。先生与宜黄腔的感情极深,而伶人对戏中人物的把握恰如其分。台上,宜伶用情唱戏,演绎着杜丽娘与柳梦梅的千古传奇。台下,桌上摆着棠阴的特色小吃豉渣饼、七分糕、薯粉圆、冻米肉丸、魔芋豆腐、乖乖酒,先生轻轻击打着檀板,似醉似醒,终于发出“小园须着小宜伶,唱到玲珑入犯听”的心语。

  久久踯躅于八府君祠里,我兀自猜想,棠阴的夏布,是否也给予了先生某种暗示?

  一切无从考证。

  不见宜伶舞长袖,也不见汤翁嬉笑红尘间。“八府君祠”默默接纳了我们的匆匆身影。《牡丹亭》像河滩上的浣布女子,留下歌声和传说,化为北去的宜水。故人不再回,唯留这一座座错过时空的建筑,日夜守望,空怀激烈。

  暮色中,我与“五个厅”古建筑无语相对。幽暗的门洞里,一位老妪端着碗,坐于竹椅上,默默扒拉着米饭。她并不在乎一个外乡人的关注或凝望。她的体温,最终将与老屋相融。我觉得那米饭有着夏布一样的质地和容颜,有着夏布一样的冰清玉洁。也许,夏布早已化为棠阴人身体中的某一部分。

  夏布的身影已远,温度尚在。就让我这个过客,静静地守望一会儿,化为古镇的一部分。

订江西手机报:电信、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,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,3元/月
相关新闻
网友留言
点击排行
江西网警在线
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-红盾标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