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江西网抚州频道
集团报刊江西日报 信息日报 江南都市报 新法制报 大江网 新参考文摘 赣商杂志 都市家教 报刊精萃 地市频道南昌 九江 景德镇 赣州 新余 上饶 吉安 抚州 宜春 萍乡 鹰潭
您当前的位置 : 中国江西网首页  >  抚州频道  >  临川文化
宜黄:田家地人的日子
2018-12-27 14:59:59    来源:中国江西网抚州频道
编辑:邹宽    作者:侯凤文
字体:   | 抚州论坛 | 评论(
新闻热线:0794-8999110
抚州新闻热线:0794-8999110 投稿邮箱:djwfzpd@126.com

  文/侯凤文

  田家地是宜黄深山中的一个寮村,只住了三户姓王的人家。

  村里一栋很陈旧的杉木老屋,有点向北歪斜,屋主人便请了木匠,在老屋北面七个落地的柱子边打了七个木撑,撑住柱子。老屋所有的落地柱子,由于接触地面的潮气太久,已腐烂,也被木匠在一尺高处统统截去,换上一段崭新的杉木。看上去就像旧衣服打上了新补丁。

  百年老屋沾染了很多时光的烟尘,住在老屋子里的三户女主人,每隔两三个月,就从村前流水溪边拔来一把把绿色的折骨草,带领全家把老屋子里里外外,上上下下拭擦一遍,所有的门壁被擦洗出清晰的缕缕年轮,老屋像是洗过澡。

  田家地人精心地耕种着十几条山坑,四十几亩小丘深脚烂泥田,他们关注的是土地上的收成。三月,待一坑田深翻耕后,田家地人就开始给地施绿肥。去割菜园子里的青草和向阳山坡上野生出来的绿色柴叶,一担一担挑至田头。每丘小田,走三步,就埋一抱绿肥。等到一个月后耙田栽禾的时候,绿肥沤烂了,连同周边的泥土也沤烂了。耙出的泥是一堆堆的乌黑色,透出肥力。田家地人谨记,有好水还要有好地才能长出好庄稼。

  端午节过后不久,十几坑田已分期栽插完。这时最早栽的一批田禾苗开始分蘖,长出了软叶,禾苗与禾苗之间的空行渐渐模糊,田坑绿意盎然。田家地人坚持人工耘禾,禾耘三遍耘出米,就是说耘了三遍禾,谷粒饱满,谷壳薄,能透过谷壳看到里面的米。没有施化肥的田,禾苗一般不生病。田家地人不喷农药,种田坚持顺天收。

  农历九月,站在坑口,浩荡的秋风掀起一波波金色的稻浪,风传递着稻香。田家地人特别喜欢闻这种金色的芳香,他们常对人说,稻谷香可列作人间第一香。

  风过,雨过,云过,等来了一段时间的秋晴日子,最早栽插的那批稻谷已呈八分黄色,可以开镰了。

  田家地人蹲在田头,只见稻子全藏在一片青黄的尖尖禾叶下面,把手插进禾丛,传到手上的感觉是谷穗厚实。掐一根沉甸甸的稻穗放在手心摩擦,马上看到一个个青花秀绿的大米。他们微微一笑,便下田收割。收割的日子,他们就把许多收割的语言,打进金灿灿的谷堆里,把一些要表达的情绪也打进金灿灿的谷堆里。赶在霜降前两天,田家地人终于收割完了山坑小丘里的最后一箩谷子。收割虽完,但田家地人梦里的秋收还没完,他们要在梦里割一个冬天的谷子。

  要说与土地更有感情,还数村里老一辈人,他们连和外人打上一个赌都与土地有关。传说,一位老人和请来的裁缝打赌,老人肯定地说,心细的裁缝数不清他牛栏坑总共有多少丘田。裁缝听了,嚷着要与老人打这个赌,赌注是第二天早上去四都乡街上肉案砍两斤肉。嘴里总衔着那根黄烟杆的老人带着裁缝来到牛栏坑。裁缝原本是个细心人,他边走边指着田算,一步一步走到坑头,一算总共四十八丘。老人笑问他这个数字确定吗?裁缝听了,觉得老人话里有意,又重新从坑头走到坑口,指着田再算一遍,结果还是四十八丘。这回裁缝口气坚决地回答老人,就是四十八丘田。只见老人缓缓地用手把坑口反扣在地上的禾斛掀起,原来禾斛下面还盖了一丘只有两口锅一样大的田。裁缝看了十分惊讶,而后笑着认输。从禾斛下藏田的故事,可以看到田家地祖先对土地的珍惜,他们不仅开垦了这方寸土地,而且把对土地的深厚感情编成段子,流传下来教育着后代子孙。

  大集体的时候,政府提倡扩大耕地面积,山外人就来田家地的山坑中开垦那些深脚烂泥荒田。每年的夏季,进村的山冈上那条蜿蜒的小路,走着荷锄来挖田的人,沿着路迹有半华里长。由于进山路途遥远,每个人都背了一个盛饭的竹食筒,带了中午饭来田边吃。田家地人热情,特别喜欢热爱土地的种田人。看了,就邀请他们来屋子里吃饭,三户女主人合力把堂屋打扫干净,又把竹床搬出来,让他们坐着吃饭、休息。时间长了,有了友情。

  每年的盛夏,田家地人从田里收工回家,男人到村口那口四方古井中提来一桶清冽的井水,全家人用井水淘饭,就着一根腌菜或一碗盐拌生辣椒片,每人匆匆吃下两碗井水淘饭,男男女女便握着一把锋利的柴刀,去芭茅山坳中割芒。芭茅山坳中,不透风,闷热,每个割芒人一身衣服被汗透了,还有汗水往下滴。每一片芭茅都是一把锋利的锯齿,割芒人的脸、脖、手臂都被划伤。要割两个多小时,割到一捆芒,才扛着回家。放下芒捆又匆匆地扛起锄头下田务农活。

  傍晚暮色四合的时候,田家地人才看着脚下模模糊糊的山道回家。等草草吃了夜饭,月亮已升得很高了,这时男男女女便在月光下扎芒笤帚,连小孩都来帮忙。忙到深夜,全家人要扎好二十几把笤帚才住手,上床睡觉。扎芒笤帚的时候,白天割芒被划伤的脸、脖、手臂火烫似的生痛,当家的妇女只好停下手中的活计,去抱柴火烧一锅滚水,舀到一个木盆里,端出来放在大家面前,然后每人拿毛巾沾滚水烫划开的伤口,伤口一沾滚烫的水,马上就不痛了,第二天就会结出一条丝线一样黑色的痂。祖上传下的秘方,芭茅划伤无药,只需滚水一灼。

[1]  [2]  下一页  尾页
订江西手机报:电信、联通用户发短信JX到10626655,移动用户发短信JXB到106580009,3元/月
相关新闻
网友留言
点击排行
江西网警在线
互联网经营备案登记-红盾标志